包古一

【伞修】白云苍狗亦有时

花凉°:


*白云苍狗:比喻事物变化不定。

*自娱自乐的脑洞只是写了自己想看到的梗
*看起来像是伞修伞
*没文笔
*狗血小言OOC
*还有莫橙,微韩张




*要是以上都能接受↓↓↓↓↓








叶修做了一个梦,一个久远的梦。
这本来没什么好稀奇的,但是叶修已经很久没做过梦了——大概有十几年。上一次也许还是在某个破旧的出租房,扇着嘎吱作响的风扇,有些闷热的暑气飘进梦里。他现在只记得这点,其他的部分大约第二天一早就忘干净了。
02:46
叶修叼着烟坐在自家柔软舒适的大床上愣神。空调的温度刚好,空气里只有微弱的气流声。刚刚经历的梦境格外真实,他缓慢地梳理着那些细碎的片段,凌乱的回忆逐渐清晰。脑中某个阀门被打开,回忆潮水般悄无声息地涌上来,在咽喉处堵成一团。
脑海里少年的微笑少年的语调少年举手投足间熟悉的样貌,还有,少年的荣耀。
那个回忆里的少年,他叫苏沐秋。

Part 1
作为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来说,这实在有够牵强。
故事开始在已经衰败的嘉世,梦里的叶修盯着手里的账号卡有些出神,是刚用了47万买回来的沐雨橙风。
陶轩还没有走远,只是叶修想到了十几年前的夏天。
噢,或许对于梦里的他还并没有那么久远,仅仅是十年前。那时候的陶轩还是个穿着简单衬衫的青年,没有这样繁复的领结和笔挺的西服,也没有眉眼间麻木的神态。
这没什么,每个人终究是要变的。
叶修有些自嘲地咧咧嘴,把账号卡揣进口袋里。

Part 2
叶修推开会议室的门走出去,外面是明晃晃的太阳。他没感觉到阳光的炙热,只是看见一片炫目的白光,这突如其来的场景切换甚至没令他思考为什么能从二楼踏进这条嘈杂的街道。
现在的我是十八岁的我。叶修的脑海里突然蹦出这样的意识时已经拖着行李箱漫无目的地行走在大街上了。他是记得最后自己走进一家网吧疲惫地通了宵的,但他没却想到自己这么早就遇到过苏沐秋。
彼时的苏沐秋牵着苏沐橙的小手低头微笑,自己抬头看着眼前陌生的街道缓慢地挪动着,阳光把两人擦肩而过的身影投在有些破败的围墙上,像一对亲密的恋人在互相倾诉忠肠。
看吧,有时候命运就是这么巧和。神游在外的叶修看着这条记忆里的街道无声地笑了。

Part 3
叶修撒手放开行李箱奔跑起来,街道、围墙、阳光和人们一起略缩成一片光影被他甩在身后,走马灯般滚动着远去。大约跑了几分钟,应该是跑不动的时候了,叶修停下来扶住身边的墙壁大口喘气。
他是那么熟悉这条昏暗的通道,这个曾经的自己或喜或忧地走过无数次的地方。
急促地喘着气的叶修突然拧紧了眉毛,死死地攥住手心里的冠军戒指靠墙蹲了下来。他把头埋进颤抖的臂膀,轻微的呜咽声回荡在安静的通道里,接着是狂风暴雨般的哭喊。
总冠军!
叶修压抑的内心情绪疯狂呐喊着要冲破胸腔迸发出来,到了喉咙却只发出几声嘶哑的哀鸣。十八岁的少年能在那个阴雨绵绵的天气平静地注视苏沐秋躺进那片微微湿润的泥土里,却在自己单枪匹马拿到第一个总冠军时哭得像丢了珍宝的孩子。
我曾以为人生路还很长,长到我们可以打上一辈子的荣耀,长到我们能一起站在领奖台上对视微笑,我能有我爱的游戏和我爱的你,能有无数个漫长的日夜,如同我们相遇那年的夏天。叶修直到现在也还是时不时地这么想想,然后在心里狠狠碾碎自己的那点矫情。
因为他是叶修,因为没有如果。
叶修呼吸间像是被噎了一下,伸手摸了摸干瘪的口袋又收回来,他想抽根烟。
现在的人们能穷尽赞美之词来叙述他那份从头再来的心境,也会描述他刀枪不入的脸皮和百毒不侵的心脏,叶修总是笑着把这些或褒或贬的评价悉数收下,只是再没人看见他埋了个苏沐秋在心底那块最柔软的地方。
他也不记得自己哭了多久——也许没那么久,他是在队友们还没从招待会里解脱出来之前就把眼泪鼻涕一股脑地糊在衣袖上,打着哈欠掩饰自己红肿的眼睛走回了嘉世。后来他再也没这么哭过。
叶修吸了口气,鼻腔里突兀地灌满了青草泥土的气息,他擦干眼泪站起身向外走去。

Part 4
叶修没能走出通道就被叫住了。他回头,是韩文清和张新杰。
“哟老韩啊,看哥输了特地来打击一下?”叶修的脸上突然魔术般变出一个嘲讽的微笑。韩文清回答了什么叶修已经完全不记得了,只是现在的自己暗暗生出一股忧郁的情绪来。
叶修是最强的,即使没几个人愿意承认,大家也都做过他的手下败将。然而现在的他认真地看着这个跟自己争斗了十几年的老对手,却突然觉得输得丢盔弃甲。同样是从开始走到最后的人,就连韩文清也有了个不知什么时候起一直站在他身后的张新杰。他想了想却也没什么好说的——呵呵,真好。
叶修一言不发地离开了,好像忘记回答韩文清的什么话,不过这都不重要了,反正那时的自己没这么精神恍惚。
他过了马路走向对面的一家网吧。

Part 5
兴欣网吧。
叶修眯着眼睛摸进了二楼的训练室,不意外地听见键盘和鼠标的咔跶声此起彼伏地回响着。他慢吞吞地挪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下,熟悉感扑面而来。
包子正拽着罗辑打竞技场,乐此不疲地玩着窥屏的小伎俩;苏沐橙嗑着瓜子看着泡沫剧,莫凡的桌子被她顺手抓上去的瓜子儿堆的满满的;老魏的屏幕上跳出荣耀两个大字金光闪烁,而后摆出了一副长辈的姿态靠在椅子上,所有人都想象到了他吐出一口白雾的场景。
“后辈受教了。”安文逸从另一台电脑后面探头推了推眼镜“原来还可以这样。”
“可不,也是不看看我是谁。”老魏从鼻尖喷了口气表达了对于训练室禁烟的不满,悠悠地开口:“少年嘛,不要太猖狂…”
“为什么不呢。”叶修突然打断了老魏的话接道“人生的路也许没你们想的那么长。”
“什么?”老魏第一时间想跳起来和叶修来一把真人pk,“你这是嘲讽我老了吗?!”
“噢,可不是吗,老了就要当心点世事无常啊!”叶修说着又从还没捂热的椅子上站起身。
“干嘛去?感觉到我的气场想跑了?”老魏没多追究又逐渐恢复成安逸地靠在椅子上的姿势。
“哥出去透透气,顺便感受一下世事无常。”

Part 6
叶修当然不会再去感受一下世事无常。他走出网吧抬手招了辆出租车坐了上去,车开的飞快,只在经过一家花店时停留了一会,叶修下车去买了一支天堂鸟。车在空旷的道路中穿行,辗转了多个街区才到达目的地。
是一片墓地,苏沐秋的墓地。
他捏着那一根孤零零的天堂鸟下了车,给自己点了根烟走进墓地里。叶修走的很慢,但几乎是径直走向那个陌生又熟悉的小角落。吐出的烟雾很快消散在带着点潮湿的空气里,呼吸间满是墓地清冷的味道,很凉。
叶修看见墓碑前摆了束颜色鲜亮的花,他至今还说不清那些花的品种——沐橙来过了,叶修想。
墓前还站着个人。
他抬头望了望有点阴郁的天气,大约还是清早,但新娘是半夜就被拉起来折腾到快到晌午的,这会儿该是坐在化妆室里被打扮成公主了。这是老板娘她们的说法,叶修有点不赞同,只是笑笑没有说话。苏沐橙从前有哥哥,现在有叶修,也许自己做的不够好,但她却是一直被当成公主,小心翼翼地带着长大。
我在做梦。
叶修这么想着哑然失笑,走到墓碑的不远处停住脚。因为墓前的身影不该那么熟悉。十几年过去,回忆跑的悄无声息,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叶修再也记不清苏沐秋最习惯穿的是哪件衣服,也记不清苏沐秋猜拳时是先出石头还是剪刀。许多事情经了时间的洗礼总要忘记,要说有什么忘不掉的,就是这个叫苏沐秋的人带着他少年时的样貌一辈子住在了叶修的脑海里。
那是苏沐秋,叶修仅仅瞟一眼就十分确定,只是很久之前他就不再相信什么返魂或者重生这样的事情了。
现实点!那时的叶修对自己说道,人死不能复生,这样胡思乱想怎么能好好打荣耀!
而现在他几乎要确定自己是在做梦这个事实了,但他仍就走上前叫了他的名字,苏沐秋回了头。
“嗨,阿修。”苏沐秋笑着说,“我知道你会来。”
“我不知道你会来。”叶修掐灭烟叹了口气,“我来了这么多次今天才见到你?”他走过苏沐秋把那支天堂鸟放在墓碑前。
“阿修是恋尸癖?”苏沐秋有点酸溜溜地开口。“ 我人就在这你还把花送给墓碑。”
“你还知道你已经死了?”叶修淡淡瞥了一眼苏沐秋“回来干嘛?”
“哎…这个尖牙利嘴的家伙是谁?!快把我的阿修还回来!”苏沐秋瘪着嘴有点无力地反驳道,下一秒就被叶修搂进怀里。
苏沐秋的周身顿时环上了温暖的烟草味。他闭上眼睛,卸下全身的力气把自己挂在叶修身上,伸出手有一下没一下的拍着他的后背。叶修力道大的不像是在拥抱,他只是用力地把苏沐秋揉进怀里要确认他在。

Part 7
然后叶修醒了。
夜半两点四十六分给自己点了根烟坐在床上思考人生。梦里的拥抱还停留在触觉神经上久久不肯离去,他起身简单洗漱,套上衣服出门。
大半夜的墓地显得更加阴森,叶修几乎是跑着去了那方简陋的碑前,呼吸间是梦里那样清冷的味道。再跑几步不出意外地看见梦里鲜艳的花束,月光亮的出奇,像是要把黑夜照成白昼。
他在墓前停下,微微喘着气。没有人,也没有任何熟悉的影子在这里等他。
叶修突然笑了,他靠着墓碑坐下,伸手一只手捂住眼睛。
就因为一个杂乱无章的梦他竟然大半夜的从家里冲出来——还有梦里的苏沐秋,他提醒自己。不知道这算不算“为爱做过的蠢事”?下次再被女孩们问到这个问题时就可以严肃地回答:“我因为梦到他于是半夜跑去了墓地。”
一定没有比自己更酷炫的答案了。想到这他又笑了,笑得肚子一下下抽痛不已。叶修试着平复了呼吸,摸出根烟给自己点上。抽了几口后他冷静下来,今天是沐橙的婚礼,她现在该是打扮的时候了。叶修决定去看看她,毕竟现在的叶修不想一个人呆着。
他侧头吻了吻墓碑,接着站起来,转身,愣在原地。

Part 8
“嗨,阿修。”

Part 9
叶修穿正装的机会很少,除了去扫墓就是这样特殊的时候。
苏沐橙被牵着从教堂里走出来,也许大家对她的美形容的很对,在她走出来的一刻所有人都喊着“莫凡何德何能娶了个天使啦!”“沐橙下辈子要嫁我!”诸如此类的话,苏沐橙被牵着的那只手颤抖着反握住对方的,幸福的笑容里闪烁着泪光。
莫凡站在红毯的另一侧憋红了脸,叶修笑着一把把他推向中央“莫凡给点力啊,我们的公主就交给你了!”
苏沐秋笑着把苏沐橙的手交到莫凡手上,和叶修并排站在一起看着温馨的婚礼现场。
“我养的妹妹也嫁人了。”叶修有点怅然若失。
“哎哎,是我的妹妹。”苏沐秋立刻纠正道,“刚还是我牵出来的呢。”
“还不是我让给你的机会。”叶修斜眼瞥了一下苏沐秋“我可是女方家长代表。”
“我才是亲哥哥!没脸没皮的叶修这话也敢说。”苏沐秋笑着去蹂躏叶修的脸,却被叶修拿下他的两只手把他拥进怀里,缓慢且坚定,接着低下头埋在他的肩窝呼吸。

“这次是真的。”

“沐秋,欢迎回来。”

评论

热度(23)

  1. 包古一叁的命格° 转载了此文字